Logo toplogo top_bk
後台的足跡

 
pic pic pic
點閱次數: 57135543
訂閱人數: 57417
pic pic pic
歷史電子報
第938期
第937期
第936期
第935期
第934期
第933期
第932期
第931期
第930期
第929期
第928期
第927期
第926期
第925期
第924期
[1]2345>>>|
第929期 編輯群

發行人/曾燦金局長
總編輯/謝麗華主任陳秉熙科長
主編/林泰安校長
編輯/林泰安校長
pic

教師天地

臺北益教網

臺北益教網  
關於e週報新聞類別相關連結申請記者熱門排行 我要投稿
   第929期
 點閱次數: 143
電子報內容
pic pic pic
【2019/9/27 聯合新聞網
pic   實驗教育參與人數大爆發 學者提醒「二高一低」 pic
pic pic
pic pic
有感於體制內教育僵化,近年台灣實驗教育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實驗教育學生數大爆發。實驗教育三法103年剛通過,教育部統計,到108學年參與實驗教育的學生人數已破2萬人,較104學年的5331人暴增許多,在少子女化環境中呈現逆勢成長。其中「學校型態」成長最快,校數從104學年的8所快速增至108學年的80所。

民國103年11月實驗教育三法立法以來,針對學生的權益保障,政府訂定專法,如《高級中等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未取得學籍學生受教權益維護辦法》;或是開放辦學者所需的師資需求,如《高級中等以下實驗教育學校及機構聘僱外國人辦法》、辦學場域相關的《專案許可非學校型態團體實驗教育及機構實驗教育教學場地建築物使用類組》等,主管機關都完成相關配套子法,建置實驗教育發展的友善法令,促使這幾年實驗教育的辦學單位及參與人數,在少子化浪潮中逆勢地以倍數成長。

實驗教育分為「學校型態」、「公立學校委託私人辦理」(公辦民營)及「非學校型態」(包括個人、團體、機構)三種。

教育部統計,104學年全台參與各類型實驗教育學生數5331人,逐年增加,108學年已達2萬多人。其中,學校型態成長最快,校數從104學年的8所快速增至80所,學生人數從277人增至108學年的7270人;「公辦民營」則從104年的3所、1357人,增加到108年的11所、2086人。

「非學校型態」的學生數,由100學年1651人逐年增至107學年的7282人。國教署表示,108年9月18日函請各地方政府協助填復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各教育階段參與人數,並於108年10月4日前函復。

「實驗教育這幾年變成一種風尚。」政治大學教育學系教授秦夢群表示,以往因為沒有相關法源,學校、機構無法配合處理實驗教育。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後,除了學校之外,實驗教育機構也非常流行,在家教育也都合法了,從個人、團體和學校三個層面都可以辦實驗教育,提供的實驗教育類型也越來越多,部分家長不願意孩子接受傳統教育,因此趨向走實驗教育的路。

秦夢群提醒家長,實驗教育的「成本高」、「風險高」、「銜接低」。首先,目前公辦公營的數量比較少,台北市實驗國中只有兩所,因此仍是以私營較多,成本較高,家長必須審酌能力;另外,實驗教育講究學生的「主動學習力」,但很多家長並不了解孩子真正的需求是什麼,只是覺得實驗教育很棒,「嘗試」把孩子送到實驗教育學校,之後才發現孩子不適應實驗教育的教學方式,孩子未來是否能再回到傳統學校也是要特別注意。

秦夢群指出,目前台北市尚未有一所完全實驗中學,因此現在如果要進實驗國中或機構,就必須事前考量高中的銜接問題。他坦言,就算現在所有人都可以念大學,但是實驗教育的學生,跟傳統高中體系的學生相較,考學測時還是比較吃虧,且大學的特殊選才管道的名額也很少,科系仍屬於傳統科系,因此銜接性的問題也是要考慮的。

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指出,學生的成長只有一次,實驗教育可能對學生的發展幫助很大,但也可能遲滯學生的成長,應該謹慎面對。實驗教育是基於與體制教育相異的教育理念、課程、學習模式而進行的另類教育,不代表天馬行空或沒有理論基礎的想法都可以成為「實驗教育」,因此在審核實驗教育的辦學計畫時,還是要有教育功能與可行性。

「實驗教育要辦得好,不僅要有理念清楚的領導人,也必須有專業性的教學團隊以及可支撐持續辦學的財務規畫。」張旭政說,倘若領導人經常更換、教學團隊流動大、財務經常捉襟見肘,都是理念難以貫徹、辦學品質難以維持的徵兆,必須要多加注意。另外,偏遠公立學校企圖以轉型實驗教育來增加學生數,卻無法有穩定的教學團隊,其教育成效堪慮。

張旭政說,實驗教育不代表政府可以放任,學生基於國民的受教基本權絕對大於任何理念的實驗教育。倘若實驗教育辦學的結果使得學生適應社會的基本能力堪慮時,政府應該斷然介入。此外,實驗教育實施至今,假藉實驗教育之名而企圖規避法律之事屢見不鮮,主管機關營加強把關。主管機關應鼓勵體制學校與實驗教育學校交流,而實驗教育學校值得推廣之做法,亦可作為體制內學校改革的內容。

台灣實驗教育聯盟法政部召集人魏坤賓指出,民辦民營之實驗教育學校很難取得合適的辦學場域,此項困難,一直是非營利實驗教育學校最大的生存隱憂。倘若無法得到各級主管機關的堅定支持與協助,縱使已處在少子化浪潮之中,公立學校也普遍留存閒置的餘裕空間的條件下,地方政府的主辦單位仍然很難達成「主動盤點、釋出辦學空間」的目標。

魏坤賓表示,如果能有友善釋出機制,包含釋出確認不再使用的學校預定用地,不但能正面幫助實驗教育學校發展,更能解決國有資源閒置,也能降低學校資產維護管理的困擾。有待主管機關提列適切的經費預算與提高獎補助金額,才能稍微寬減這類實驗教育學校幾近於「完全自給自足」的運作經費壓力。

「期待行政主管機關擴展關注的視角,形成穩定的互動」魏坤賓說,目前有足夠條件能轉型或設立辦理民辦民營之實驗教育學校屈指可數。因此,在權益取得或維護上,形成了尷尬的特殊現象。例如,雖然稱為「學校」,卻不盡然享有一般學校應有的同等支持,如獎、補助;雖然是實驗教育「學校」,但人力編制上仍然相對窘迫,卻依然得回應主管機關諸多統計表報,配合執行來自行政機關的行政措施、活動或指令。這猶如要馬兒好,卻又不讓馬兒吃到該有的草量,使得轉型「實驗教育學校」的企盼,宛若「空中樓閣」,仍然只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分析整體實驗教育共同面臨的問題,魏坤賓期待各地方政府能有穩定的業務承辦人員,而不是經常更換,並對職掌業務能有一定之熟悉度。政府機關其他相應單位的各級承辦人員,對於實驗教育應有基礎的認識,並能有合宜的互動態度。最關鍵的是,從政府主管機關到社會各領域人員,必須看見並體認「實驗教育促成教育變革」此項具有「公共性」的重要社會意義;進而摒除對實驗教育的誤解、防禦心態,讓實驗教育能得到更多「應有的」支持與協助,實驗教育才有更為深化發展的可能,才有機會促進教育思維的整體流動。
pic pic pic
 轉寄好友


    回上一頁 
建議使用Internet Explorer5.5以上版本瀏覽器及解析度1024*768
臺北市市府路一號八樓
管理單位 臺北市教師研習中心 臺北益教網